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

作者: 小李 2023-11-29 10:12:26
阅读(68)
气候特别适合文物展览,所以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各地博物馆都会举办重要展览。笔者日前在日本看了几场和中国相关的文物展览,包括京都国立博物馆的年度大展“东福寺”(展期为11月7日至12月3日)、石川县立美术馆特展“皇居三之丸尚藏館收藏品展:皇室与石川,壮丽辉煌”(展期为10月14日至11月26日),以及京都大谷大学博物馆成立20周年特展“古典籍的魅力”(展期为10月10日至11月28日),特此记录这三场展览中与中国文化相关的内容,以飨读者。京都国立博物馆东福寺展京都国立博物馆的“东福寺展”,以众多宋代文物为特色,而且大多都是国内失传已久的珍品。东福寺是日本京都的一座寺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中国宋代文物呢?原因在于这个寺庙的开山祖师圆尔,是一位曾经在南宋留过学的和尚。圆尔(1202—1280),日本静冈县人,五岁开始学佛,18岁出家。他在日本学到了一些中国禅宗的思想,但感觉不够深入,就想来中国进修,于是他找到了做宋、日贸易的商人,于公元1235年跟着商船到达了中国。当时宋朝最重要的寺院叫径山万寿寺,它被定为禅宗五山十刹之首,位居灵隐寺、净慈寺、天童寺及阿育王寺之前,是大宋第一禅院。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万寿寺的主持是宋朝国师,禅门临济宗杨岐派第九代传人无准师范。无准师范见到圆尔之后,发现他是个可造之才,就把他留在身边悉心指导,希望他能学好禅宗并带去日本传播。圆尔也十分用功,通过六年的学习,深刻领悟了禅宗佛法,并将其带回日本发扬光大。京都国立博物馆东福寺展展览现场除了佛法之外,圆尔还从中国带回了许多实物,包括他自己的袈裟和拂尘,以及各种典籍文献与书法拓片等,这些在展厅内都可以看到。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这些东西在当时或许还算常见,但留到800年后的今天,很多都是孤品至宝了,诸如宋版书《义楚六帖》(原名《释氏六帖》,展览文物编号118),它是五代时期僧人义楚编纂的佛教百科全书,由于没有收录进大藏经,所以在中国很早就失传了。圆尔带回日本的是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重刊的12册《义楚六帖》全本,为传世孤本,文物价值极高。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京都国立博物馆东福寺展展厅内宋代典籍圆尔回到日本后的主要任务,是让中国禅宗在日本开枝散叶,所以就要修建寺庙。展览上有一件文物叫《大宋诸山图》,是南宋时期寺庙布置图的18世纪日本摹本,上面密密麻麻地标注了寺庙各个殿堂的位置和名称,这也是在日本兴建禅宗寺庙时所用的设计蓝图。禅宗来自中国,所以日本僧人在修建寺庙的过程中,为了增加自身的权威性,就希望请中国的书法家和祖师来题写匾额。东福寺有一套极为珍贵的寺宝,是无准师范赠予圆尔的禅院额牌题字。无准师范作为祖师,自己题写了寺院正门和大殿,然后又找到当时南宋的顶级书法家张即之,让他用大字题写了很多小殿的匾额。这一套题字留到今天,成了珍贵的宋代大字真迹。京都国立博物馆东福寺展“国宝”禅院额字并牌字,南宋无准师范、张即之书(展期内有更换)圆尔从无准师范那里获得了众多馈赠,当然感激万分,就在他回到日本的第二年,报答师恩的机会就来了。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宋理宗淳祐二年(1242年)夏,无准师范的径山万寿寺被祝融之灾焚毁,圆尔得知之后,积极组织捐赠物资重建寺院,得到九州商人谢国明鼎力支持,筹集了木材千片用于重建,并派弟子能上人运到宋朝。第二年无准收到木材,大喜之余,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托能上人带回日本。信中表达了谢意,也期许圆尔能致力于日本禅宗的发展。这封信就是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板渡墨迹”(展览文物编号19,展期为11月3日至12月5日),它是日本的国宝文物,被裱装成了一件挂轴,以前茶道师将它当作品茶时的鉴赏物,曾为著名的茶道家松江藩主松平不昧所藏。所谓禅茶一味,径山万寿寺也是日本茶道的来源之一,当地茶道人认为品茶最好的鉴赏物就是禅宗大德的墨迹,在日本却成了至宝。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京都国立博物馆东福寺展“国宝”赠圆尔尺牍,南宋无准师范笔参观“东福寺展”的过程中,笔者在大量细节中感受到了日本禅宗对传承中国传统的重视和珍惜。有一件文物让我印象深刻,即东福寺第十五代住持虎关师炼(1278—1346)的画像(展览文物编号74)。虎关是日本和尚,一辈子没来过中国,但他的画像却是元朝画家王直翁的作品。公元1342年,日本派遣“天龙寺船”到中国浙江做贸易,虎关的徒弟性海就带着师父的画像上了船。这艘船上允许登陆元朝的本来只有贸易使节,但是性海冒着生命危险,成功潜入元朝,然后重金请画家给师父画了两幅全身像并带回日本。来自中国的珍贵画像成功地给虎关和东福寺带来了权威和地位,同年虎关被封为日本的国师。“东福寺展”主要和中国宋元时代的文化有关,而石川县立美术馆展览上的中国文物则和晋唐时代有关。石川县立美术馆和国立工艺馆共同举办的“皇居三之丸尚藏馆收藏品展:皇室与石川,壮丽辉煌”是在石川县举办的第38届国民文化节及第23届全国残障人士艺术和文化节的主要活动。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特展展示与皇室相关的文物及美术工艺品,辅以江户时代石川县统治者前田家的“前田育德会”收藏品,而在日本流传的两件“书圣”王羲之的作品《丧乱帖》和《孔侍中帖》,分别就收藏在皇居三之丸尚藏馆和前田育德会。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石川县立美术馆皇居三之丸尚藏馆收藏品展:皇室与石川,壮丽辉煌中国书法以王羲之为尊,但王羲之生活的年代距今1700年,真迹早已无存,现在留下的作品中,最好的要数唐代宫廷制作的摹本。从《快雪时晴帖》到《丧乱帖》,都是唐代的宫廷摹本。好的摹本,能连真迹上的墨痕浓淡,乃至于笔触的飞白,全部都摹下来。这是唐代独有的复制技术,宋代以后会用刻本复印,资料传播更广,但是无法做到唐代那样和真迹几乎一样的效果了。石川县立美术馆皇居三之丸尚藏馆收藏品展:皇室与石川,壮丽辉煌“国宝”王羲之《丧乱帖》(5号作品,三只丸尚藏馆藏)《孔侍中帖》(6号作品,前田育德会藏)《丧乱帖》流传有序,据日本史书《扶桑略记》记载,鉴真东渡带来王羲之真迹一帖,日本学者考证此帖应该就是《丧乱帖》。公元756年圣武天皇驾崩之后,光明皇后将宫中收藏的20卷王羲之书法施舍入奈良东大寺正仓院,其中就有《丧乱帖》和《孔侍中帖》。这两卷书帖曾经被后来的天皇借走学习,然后于延历三年(784年)归还,并盖上了“延历敕定”的印章。公元820年,《丧乱帖》和《孔侍中帖》被一起出售,离开了奈良正仓院,此后的流传并不清晰,但《丧乱帖》应该是长期被保存在皇宫之中。公元1685年,后西天皇驾崩,《丧乱帖》被他弟弟尧恕法亲王带出皇宫,到1880年又重新献给皇室。《丧乱帖》的收藏单位“皇居三之丸尚藏馆”就是专门收藏和展示日本皇室文物的博物馆。《孔侍中帖》在历史上的流传更加无法考证,只知道它曾经是富山儒学家冈田信之的收藏品,1927年前田利为侯爵从冈田信之的孙子手里买到了这件作品,后来成了前田育德会的宝物。石川县立美术馆皇居三之丸尚藏馆收藏品展:皇室与石川,壮丽辉煌展览现场京都国立博物馆和石川县立美术馆展示的古代中国文物集中于特定的时代,而京都大谷大学创建20年特展:“古典籍的魅力”则展示了多个时代典籍的流变。大谷大学是日本京都的一所佛学大学,1665年作为净土真宗东本愿寺的学寮开创,2003年开办了自己的博物馆,到今年正好20年。博物馆收藏了大约12000件文物,其中包括十件日本指定重要文化财,最出名的是宋代拓本化度寺碑,被做成了此次特展的宣传画。由于博物馆收藏的基本是典籍,包括古文书、书法、经文、拓本等,所以特展名为“古典籍的魅力”。其中有很多中国古代的雕版印刷经书,如北宋元丰八年(1085)《普曜经》和北宋宣和六年(1124)的《法苑珠林》等,这些都是日本镰仓时代和中国进行文化交流时获得的,在日本流传至今,文献价值很高。京都大谷大学古典籍的魅力北宋《法苑珠林》这个展览上还能看到更早期的写经,展示了唐代乃至六朝时期的佛教文化。有一件日本国宝《净名玄论》非常有意思,它是京都国立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文书的纪年是庆云三年(706),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年号原始记录。《净名玄论》也是八世纪日本对中国深入学习的重要见证物,因为从内容到纸张到书法全是中国的。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净名玄论是隋唐高僧嘉祥大师吉藏(549—623)编纂的《维摩诘所说经》纲要。净名就是维摩诘,是个未出家的菩萨,所以这是教导在家佛教徒的经典。净名玄论的纸张是从唐朝进口的唐纸,书法风格是六朝的,从各个细节都体现了日本汉化早期的文化形态,也让我们可以管窥唐朝的中国对亚洲邻国的巨大影响力。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京都大谷大学古典籍的魅力“国宝”《净名玄论》京都国立博物馆藏编辑|赵墨摄影|杨海峰制作|闫天蒙校对|安亚静二审|马子雷三审|冯知军《中国美术报》艺术中心内设美术馆、贵宾接待室、会议室、茶室、视频录播室,背靠中国国家画院,面临三环,功能齐全、设备完善,诚邀您到此举办艺术展、品鉴会、研讨会等活动。边走边写|秋季日本特展上的中国文化京都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54号联系人:王会联系电话:010-6846456918611300565《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23年出版46期。邮发代号:1-171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230元/年2.直接向报社订阅,发行联系人:吴坤电话:13071178285新闻热线电话:010-68469146邮箱:zgmsbvip@163.com